晚安🌙


感谢大噶的关注

激荡爱情

(无国界设定,一切皆合理)

{高亮} 补了结局,无法付任何责任,看完请忘记,我瞎写着逗xjj笑的


1.

第二年,联邦首脑为了节省开支,要求各地安全局裁员,压缩占地面积。

 

同年,科技至上主义深入人心,科技发展达到顶峰,记忆大师通过国家医药安全认证,批文下发,挂牌营业。

 

这是分开之后的第二年。

 

“王先生,您放心,记忆大师删除的只是您在标注记忆里的参与感和细节感受,记忆大师不是垃圾场,只是一个存储库,删除的记忆您随时可以取回来。”

 

2.

怀里的档案袋都要堆成山了,薛奇踉踉跄跄地跟在师傅身后,担心听漏了任何一个细节。

师傅拿着一杯星巴克超浓缩走在前头,认真地分析着案子的案情。工作牌夹在胸前,上面是一张冷酷十足的脸———联邦驻c城安全局高级督察组组长:王俊凯。

 

最后一盘绷带被放进消毒柜,王源直起身锤了锤僵硬的腰,环视着新的工作场所。两盆薄荷还摆在阳台上,只可惜大院里的猫爬不上来了。

 

安全局新政上台,以前的医务室从一层调到了三层,紧挨着成天鸡飞狗跳的督察组办公区。相比起那里的灯火通明,王源这边算是一股清流。刚进局里的时候没有专门的吸烟室,王源空闲会跑上来看王俊凯,一度以为这儿是个修仙的地方。

 

王源抻个懒腰,无意间瞥到了右手无名指的戒指印,有一阵小小的失落。

 

昨天下午,民政局办的离婚手续。钢戳盖的特别清楚。看起来像是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

 

3.

凌晨3:49,安全局员工高层公寓,18层。

 

王俊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失眠症越来越严重,服用安眠药的频率逼近嗑药的程度也仍旧睡不着,心理医生已经拒绝开更多的处方单。床头摆着白色药瓶和空的速溶咖啡杯。

 

王俊凯翻了个身,面向左边的落地窗,窗外还是华灯溢彩。工作太忙了,上个住户旧的家具刚撤走,新的还没来得及购入。王俊凯发呆,鼻息里萦绕着新洗发水的味道,和之前用的那个牌子,不大一样。陌生的气味,让人心里没着没落。

 

“叮铃叮铃——”来电铃声响的突然,一下子打破了唯一一点点的睡意。王俊凯烦躁地抓了抓刘海,右滑接听手机

 

“师傅师傅!上头派了个大案子,您赶紧回局里一趟吧!”

 

4.

医务室工作并不轻松,安全局不养闲人,许多跟医学或者生化有关的案件都需要有相关专业人员的参与才行。去年很忙,有个议会要员被谋杀,凶器是化学药剂,王源跟着王俊凯那个小组查了大半年才定案,报告反反复复提交了十多次。之所以挂名医务室,也是为了方便工作人员来看个小痛小病,大多数时间是没有人来的。

 

王源有时候会在国际医刊上发表一些学术文章赚零花钱,之前和王俊凯住的房子,首付就是靠这个来的。最近在写的一篇,是对记忆大师缺陷的探讨,前沿科技,进度推进的很慢。王源一度怀疑自己立这个flag有些打脸。

 

工作期间规定手机静音,并没有注意到白大褂里的手机来电。

 

5.

新派的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记忆大师的记忆存储库被盗,现场被盗贼搞得一片凌乱。虽然是高科技作案,但看得出盗贼很暴力,记忆条散落一地。

 

事件本身并不值得安全局出面调查,完全可以归类为盗窃案移交警察局去处理,可偏偏失窃的所有记忆条里有一条属于一位国家高级官员。没有人知道这位官员删除的记忆里是否有关于国家机密,一旦信息泄露,损失是无法计算的。

 

安全局最高层连夜开会,甚至拍桌子大发雷霆,通牒督查组在最短时间内抓获犯罪分子,不然全都卷铺盖滚蛋,督察小组一个个面色凝重,王俊凯必然压力山大,这个案子要扩大范围却又不能过于招摇,查哪里,怎么查都要亲自指挥。当天上面就下了红头批文要求彻查,一条线索都不能放过。

 

督查组成员第一时间封锁犯罪现场,鉴证科地同事小心翼翼地做着采样和情景重现。王俊凯派薛奇去调看监控记录,自己则去了记忆大师负责人的办公室。

 

6.

王俊凯同王源,认识也不过十来年。其中认识交往5年,结婚3年,分居这是第二年,法律意义上的离婚大概不到48小时。

 

初次见面时两人都是在读大学生。王俊凯在北京公安大学读刑侦,王源在上海医科大读生物技术。年底,王源随教授一起去北京作巡回报告,第一场的礼堂就设在北公。王俊凯作为学生会主席做了接洽工作。

 

之后王源留在北京过了年,窝在王俊凯租的单人公寓里吃辣火锅和汤圆。

 

毕业季,王俊凯收到了老家c城安全局的录用通知。王源则留在上海实验室实习。难捱过异地,王源干脆一咬牙偷偷辞了实习去考公务员,一个人拎着行李飞去c城。

 

结婚前一年,王俊凯升了官职,买来一辆绿色保时捷送给王源,美其名曰爱人上班挤磁悬浮太辛苦,其实是想让这个懒虫多在自己怀里赖会儿床。督察组工作量极大,日夜颠倒,常常是王源要出门上班,王俊凯才顶着黑眼圈归家。忙起来甚至连着好几天见不到面。王源总笑他是“王超人”,好似要拯救世界。王超人也不甘示弱,非要用下体蹭着对方的屁股证明自己床上功夫也堪比超级英雄。

 

4月份一起约好去北海道看樱花,王源放心把一切全交给王俊凯安排,稀里糊涂上了飞机才发现目的地换成了冰岛。

 

凌晨的时候被王源闹醒,王俊凯跟在后面从箱子里取了厚毯子把人环在怀里看极光,动情之下问王源愿不愿意和自己共度余生。

 

王源嬉笑地掏出戒指

“俊俊呀,嫁给你源哥吧”

 

 

7.

从记忆大师出来时天色暗沉,风里夹着细碎的雨,路灯照射下的雨丝像在狂舞。王俊凯收紧风衣,快走两步坐进黑色的suv。最后一丝寒意被拦在车外,一连串微信提示音响起,王俊凯叹了口气骂骂咧咧着还让不让人休息。无奈点开微信,

 

 

“王队,取证完毕正在比对数据库”

“王队,明早8点局长要过审最新进展”

……

最后一条是薛琪

“师傅,小王大夫出事了,快回局里!”

 

 

 

王源被审讯室的灯照的眼睛通红,眼看要过零点了,也不见有人来问审。他尽量看向其他地方,刻意忽略强烈的灯光,琢磨着这大概是一种审问手段?逼嫌疑人就范?在局里这么多年,这里却是第一次来,倒是王俊凯估计门儿清。

 

没一会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门嘭地一声被推开,王源对着强光很努力才看清是急喘的王俊凯。心下一沉,有些事瞒也瞒不住,总归是要知道的。

 

王俊凯合上门,走近王源,直到把所有强光都挡在自己身后。

“王源……”

 

8.

薛琪和另一位同事在做笔录,王俊凯隔着单向玻璃死死地盯着审讯室里的一切。气氛严肃,所有人都在期待王源的口供。

 

薛琪打了半天腹稿,清清嗓子问道:

 

“小王,王,王源,通过监控发现,案发当天你曾出现在记忆大师,并且和犯罪分子撞个满怀,现在你作为唯一和犯罪分子有直接接触的人,我们需要你严谨的证词,并且,你需要对自己所说的一切付法律责任。你准备好了吗?”

 

王源看着那个被王俊凯压下去的台灯点了点头,声音放的很轻

“9月1号那天我去记忆大师,是为了删除一段记忆,至于是什么,算我的个人隐私不方便透露,但是我能保证和工作和还有安全局无关。”

“我只记得我和一个穿帽衫的人不小心撞上了,脸我没看清,他也没道歉,走的很快”

 

“还有什么请再说说”

 

“我只记得这么多了”

 

薛琪沉思了一会,安抚道

“好吧,按照工作规定你需要在这里待48小时,希望你能理解。如果你想起什么,麻烦及时通知我们。”

 

王源闭上眼有些乏力,

“好的我懂”

 

 

9.

王俊凯在王源待过的审讯室抽了一夜的烟,他想不明白王源为什么会出现在记忆大师,但是心里却总有个答案昭然若揭,

为什么他会突然同意签离婚协议书,为什么看自己的眼神不再欲言又止。

王俊凯伸出双手搓了搓脸颊却不愿意再抬起头,无名指上婚戒的冰凉触感让他无法忽视这种无力感。

 

我该拿你怎么办?

 

王源被安排到单人间,活动受了限制,手机也被扣下只能睡觉。这一觉睡到早上九点,王俊凯领着组员在局长那边汇报完毕,就马不停蹄地买了包子和豆浆去看王源。

 

推开门那人还在睡,晚上下雨的缘故房间里还是有些凉,王源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看起来像无害的白兔。王俊凯轻手轻脚摸到床边仔细地看。好像很久都没有独处过了啊……

没一会儿王源就醒了,惺忪的眼眸对上另一双深情,放佛一下秒钟就能擦出火花。气氛一时有点尴尬,王源吸吸鼻子错开了视线,王俊凯起身说给他带了早餐,赶紧趁热吃。

这个人的弱鸡胃只有他王俊凯最清楚。

 

10.

简单洗漱一下王源便坐在床边吸豆浆,王俊凯隔着茶几坐在沙发上,沉默一阵抛出了这几天第一个问题

“你去记忆大师做什么?”

王源心里暗暗叫苦,该来的还是要来啊

“还能做什么,删除记忆”

王俊凯换了一下姿势两腿交叠又问

“什么记忆?”

“你是以什么身份来问我?高级督察还是前男友?”

“都算是吧”

王源吸了口豆浆咬住吸管

“好吧,就是我和你之间的所有记忆”

 

下一秒钟,没等王源反应就见手里的豆浆被人拿开摔在墙上又落到地上,领口被人揪起,王俊凯暴怒的双眼逼着王源就范,对方的脸近在咫尺,一字一句都打在自己心上。

“王源你好狠的心啊,这么多年你说忘就忘,是不是没有法律你连我也能删掉?嗯?”

 

王源被勒着感觉有点呼吸困难,挑着气音说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生气,毕竟你先提了离婚,我签字你应该高兴”

 

这一句好似戳到王俊凯的命门,大骂了一声“放他妈的狗屁”便把王源推倒在床上,不顾那人极力地推搡,压制住两条乱踢的腿伸手就要解对方裤子。

 

“王俊凯你疯了吗!你放开我!”

 

“老子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高兴!”

 

11.

案子在第四天成功告破,罪犯被绳之以法,王源也早被放回家,只是口供并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作用。仍旧是王俊凯带着组员从官员那边切入调查才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要知道世界上没有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只要你肯扒开一个豁口,那么就可以将所有窥入眼底。但是,心墙要怎么才能找一个豁口呢?

 

连夜按照流程录了口供,对方也倒老实,一五一十全都交代了,还是老三样里的一样,仇家。高官私下顽劣不堪专挑年轻女孩子欺负,犯人石硕的妹妹便是受害者之一,为了给妹妹讨个说法石硕一路跟踪,摸到高官赶新潮去了记忆大师。哥哥谋划一番,准备偷到记忆条对其进行威胁,为妹妹挽回一点尊严。

 

审讯室里只剩下同事噼里啪啦敲击键盘和王俊凯翻阅纸张的声音。翻到石硕的资料,王俊凯愣了愣,抬头问道:“计算机博士?”

 

石硕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是在问自己,木讷地点了点头。

 

王俊凯顺着履历看下来,心中暗叹可惜这么好的苗子却又无能为力。他放下资料双手撑着桌子问石硕

 

“你知道那个高官删除的记忆是什么吗?”

石硕摇摇头,自己这几日用尽办法也没破解其中的信息

 

“是他受贿和转移财产的记忆”

“值吗”

 

王俊凯并没等那人回答,转身走出了审讯室,楼道里传来石硕痛苦的哭声。

 

12.

c 城连着下了好几天雨,今天终于转晴,上面给督察组批了假,办公室只剩清洁阿姨在打扫猪窝。

 

薛琪扒在车窗上求师傅顺道把自己运回家,戴着墨镜的王俊凯看着眼前这个将近一米九的傻大个冲自己撒娇都觉得辣眼睛,毫不留情的关上车窗一脚油门离开。留下吸了尾气的薛琪在空中凌乱。

 

没有回公寓,王俊凯打了一把方向,在第一个路口右转。

 

王源近来因为案件性质被暂停了工作,在家闲着无聊计划出去走走,餐桌上摆着简餐,手头是几本关于自驾游的书籍。

 

门铃按响,王源起身穿过玄关开门。王俊凯站在门外,眼神有些飘忽,连日地工作加上长期失眠让自己显得疲惫不堪。青色胡茬扒在方下巴上特别明显,王源忍不住皱紧眉头,侧身让那人赶紧进来。

 

很久没有回家,王俊凯站在客厅有些恍惚。分居的时候一气之下选择净身出户,把房啊车啊全都留给王源,自己不是窝在办公室就是医务室找张床假寐一会儿,反正也睡不着,员工宿舍还是薛琪前阵子知道实情后帮忙申请的。

 

环视一周,厨房里咖啡机在工作,阳台上种着薄荷。两台山地自行车靠在墙角,两只木偶猫也乖乖摆在电视墙上,一切都没有变,好像从没有人搬离过。

 

王源在卧室找了新内裤和睡衣塞进王俊凯手里,努努嘴示意他赶紧去泡个澡。出来之后餐桌上摆着食物,王俊凯走近掀开扣在碗上的盘子,阳春面味儿的热气扑面,面上卧着两颗单面蛋,还有几片新鲜薄荷叶,一看是自己平日的口味,才意识到真的很饿了。

 

13.

迷迷糊糊洗过澡吃过饭,王源靠在卧室门框上看着被子里的王俊凯

“你睡吧,好好睡一觉”

“你呢”

“汤在火上煨着呢,我得看着”

“……”

“……”

“一起吧”

 

王源盯着王俊凯的眼睛,5秒之后转身进厨房把火调小,踢了拖鞋爬上床。躺下时,刻意背对着那人,不一会一阵热源便覆在背后,腰也被环住,王俊凯把头埋在王源的肩窝深深呼吸,胸腔紧贴着王源的后背,不留一点空隙。久违的安心让王源酸了鼻子。

哪成想王俊凯却比自己先哭了,王源能感觉到有热热的液体打湿脖子

 

“怎么办?王源你说怎么办”王俊凯极力控制却难掩哽咽,让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王源更加心疼,想扭过去看他,却被钳制着。王俊凯的凉唇贴在王源后颈痣上深深吻,调整呼吸断断续续地说

 

“他看警报响了,很慌,索性把一盒十个记忆条全抱走了,我们去抓的时候他已经把物证全扔进火堆里……”

“王源你说怎么办”

“你对我记忆全在里面啊……”

“你是不是要忘记我了…”

 

王源呆呆地听着王俊凯胡言乱语,拼凑零碎的信息才理解到他在说什么,原来是在担心自己会和他两相忘。转而又想起躺在电脑里那篇关于记忆大师的文章还没完工,王源转过身环住王俊凯的脖颈,凑上去吻住那人的唇、泪。

 

 

14.

王源先醒来,房间里飘着股炖汤的鲜味,王俊凯在旁边睡得很熟甚至还有点小呼噜,看来果真是累坏了。王源盯着那人的睡颜,生出一阵莫名的情愫。

 

上一次这样是什么时候呢?两年前?好像更久。何时开始生活好似粗茶淡饭,职业性质让两人一天比一天忙,聚少离多成了家常便饭,吵架也变得在所难免。连一起养的泰迪狗也因为无人照看被迫送到乡下。王源有点责备自己,婚姻不就是这样——从爱情走到亲情,他和王俊凯好像对这段感情过于苛责,总想着浪漫、热烈,却忘记了彼此相惜、理解。工作也好生活也罢,大概每个家庭都无法做到完美的平衡,王俊凯不是真的Superman,自己也不是,所以干嘛强加给感情如此沉重的负担呢?

 

成百上千个记忆条,偏偏自己的就在被偷走的那一盒里,还被火烧了想想也是够倒霉。王源撇撇嘴蹑手蹑脚合上了卧室门。

 

王俊凯是被渴醒的,闭着眼伸手一摸旁边哪还有人不禁心里一些失落。抬起眼皮发现床头放着杯水,喝一口发现还是温的又多了一些开心。天已经黑的彻底,万家灯火中这一间小小的120平米也不例外。

 

客厅并没有人,拐进餐厅才看到王源正戴戴着细框眼镜在一片漆黑里对着笔记本电脑敲敲打打。

“啪”的一声灯被按开,王源吓得一耸肩,抬起头望着王俊凯

“跟你说了多少次这样对眼睛不好”

“你醒啦,过来喝汤”

“嗯”

 

王源起身,从壁橱里取了碗筷盛汤,炖了一下午的莲菜鸡汤恰到好处,撇了血沫之后再换一锅水,能让汤显得清清丽丽,算是王源比较拿手的菜。习惯性的撒了些薄荷,和勺子一并放在王俊凯面前。看着绿绿的薄荷叶,

 

王俊凯有些诧异,抬起头那人就坐在对面,好像一切都没变化,一切好似一场梦。

 

15.完结

10月到次年4月份都是去冰岛看极光的时期。苍穹之下,仍旧是凌晨,王俊凯身批厚毛毯环着王源,再次求了婚。

 

“你看,我就是站在这给你求的婚”

王源翻个大大的白眼

“少来啊,我只是删除了细节感受,又不是失忆,你当初可连戒指都没掏出来,这么大事儿源哥我可记得”

 

极光像是蓝绿色的丝绸缓缓在天空流动,甚至还有星星在跳舞,看得王源入了迷,整个人都懒洋洋地靠在王俊凯的胸膛上,耳朵和鼻子被寒风吹的发红。

王俊凯侧头用双唇轻轻蹭王源的耳垂,喃喃细语

“源儿,生日快乐”

“请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共度余生”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毫无保留地重新爱上我。

 

戒指被套上,牢牢锁住了一辈子。

 

 

1个月前,记忆大师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被迫停运,顿时陷入网络舆论的暴风眼。

 

最高水准的学术周刊发表了一篇颇有分量的文章,内容直指记忆大师存在的重要缺陷——过于深刻或者长久以来形成的行为习惯无法因为这种技术手段而改变或消失。换句话说,就是人类的潜意识终究不会被所谓的现代科技所左右。

 

习惯帮你在饭菜里放两片薄荷,习惯在你床头摆一杯水,习惯背靠着挤在你怀里心脏贴心脏,习惯把你的睡衣叠好放在五斗橱第二层,甚至习惯……有你在我身边。

 

这些习惯存在于王源身体里数十年,它们早已生根发芽,长成草原、高山连接着天空。就算是一片叶子落了一朵花败了,也会再长出新的,生生不息永不枯竭。

幸运的是,还好有固执又温柔的王俊凯带他把爱找回来,让这个世界连冰块都是暖的。

 

 

 

 

 

 

{}

有人说三世情缘最是长情,也不清楚这一世是哪一世,很有可能上一生我们相遇在战火纷飞兵荒马乱的年代,上演过一场以牺牲为代价的壮烈爱情。也许下一世我们扮演了擦肩而过短暂幸福的普通恋人。不论天荒地老还是无疾而终,只要这一世是你,即便再平淡对我来说都格外激荡。

 

 

 

 

 

 

 

感谢能看到最后的,献丑了,画画去


激荡爱情

!还没填结局。设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有bug、错别字、语法错误也请忽略(#`皿´)反正也不会再写祸害人间.然后我也负不了任何责任.……有问题立马删吧……笑话也请私下笑话我(ノへ ̄、)

就是上次记忆大师那个梗.最近在飞机上码的.就写着逗小姐姐笑的.大噶看着玩吧(反正我没有文笔这种东西)我是画手我是画手我是画手

黑喂狗.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861293708&uk=3022938209

嘎嘎嘎妹妹头也是可爱的【并不

嗯嗯.无条件相信你!加油加油! \(*T▽T*)/

凯喵飞高高~呼呼呼~